辣文小說網

繁體版 簡體版
首頁 > 夫侍成群 >做兒子的本分!

第768章 做兒子的本分!

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《做兒子的本分!》。

但愿漫畫中孩子的不幸更少地在笑道:姑娘,就這快就夠你瞧的

季遼的臉笑的像朵花,把典籍放回去,下了梯子,又把梯子放回原位,回到門口柜臺,對著眼看著就要睡著了的姜玲兒一拱手,“師姐,我看完了?!?/p>

姜玲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,見是季遼問了一句,“哦...找到了么!”

季遼想了想,便找了一個理由搪塞姜玲兒,他可不想自己身有附錄玉竹的事被別人知道,姜玲兒問了,他索性就把話題扯的遠一點。

“沒有,我最近在研究符箓,想著是否可以嘗試制作符紙,這竹子是制作符紙的關鍵,本想在典籍里找些有關煉制符紙的記載,我雖找到了一些,可惜都太難了不適合我!”

“哦?季師弟你最近不是在賣符箓么?難道還想制作符紙?”姜玲兒睜開眼睛詫異的看了眼季遼。

季遼這段時間在衍水峰外門弟子算是風云人物,他可以制作符箓的事,幾乎傳遍了整個衍水峰,他遠離人群修煉對這些是不知道的,不過這姜玲兒卻早就聽說了。

季遼淡淡一笑,點點頭“是啊,總是去買符紙覺得有些麻煩?!?/p>

姜玲兒對著季遼一擺手,“做那東西干嘛,你又不是煉器師,想要學制作符紙還要先學煉器太麻煩了,再者說了,你總要給其他弟子一些活路啊,不能所有活都你一個人干了?!?/p>

季遼呵呵一笑,并沒搭言,他自己能制作符紙的事,他自然是不會隨便說出去的。

把來時的令牌交給姜玲兒。

姜玲兒接過令牌,在自己眉心一貼,微微閉目,轉瞬間就睜了開來,點點頭“嗯,時間正好是一個時辰?!?/p>

季遼笑了笑,對著姜玲兒一拱手,便邁步離開通曉閣。

在回去的路上,季遼穿山越嶺,心情別提多痛快了,偶然間得了一節附錄玉竹這真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。

他一路想著將來用這附錄玉竹制作一張什么符紙,是攻擊類的符箓,或是封禁類的符箓,又或者是防御類的符箓呢,他一路上胡思亂想,一邊哼著小調,一邊向著自己居所狂奔。

過了一個多時辰,季遼的身影終于出現在他小院附近,但走近之后,他就是一愣。

此時季遼的小院外出現了一個女子,這女子背對著他,從背影看去,這女子身材纖細高挑,三千青絲散落腦后,瑩潤如玉的雙手負在身后,她就靜靜站在那里,任風撥弄著她的長發一動不動,仿佛與這世間格格不入,給人一股不染凡塵仙子般的感覺。

季遼停下身形,詫異的看著這個身影。

聽到動靜,那仙子般的女子轉過身來,對著季遼淡淡一笑。

看到這女子的面容,季遼先是一愣,隨即一驚,而后一股怒意直沖腦海,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拍,七八張符箓立刻出現在他手中,他手中光芒亮起,符箓隨之催動,警惕的看著對面那個女子,此時只要季遼心念一動,隨時變能觸發這些符箓。

季遼不是被這女子嚇成這個樣子,相反的是這個女子太美了,美的像是一個仙子,而在衍水峰乃至整個紫氣宗能有這般美貌的女子又會有誰呢,當然就是龍姬了。

他與龍姬素來不合,前一段時間他和龍姬在紙鳶里還明里暗里給對方桶刀子,而他一下子給龍姬送去那么多張符箓,如今龍姬找上門來,季遼當然要加小心了。

見季遼一言不合就要開打的架勢,龍姬嘴角再次一揚,笑道“這就是你的會客之道嗎?”

聽了這話,季遼警惕的眼神一變,表情一松詫異的看著龍姬,“你做什么?”

“自然是訪友了?!饼埣Э粗具|的模樣,笑意更濃,龍姬平時冷漠慣了,此時這般模樣掛在她的臉上,頓時讓季遼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。

季遼心頭一跳,立刻穩住心神,心中暗道“真是一個禍水啊?!?/p>

不過聽龍姬之言,看來她這次來不是來找自己麻煩的,季遼古怪的看了一眼龍姬,收起架勢,對龍姬淡淡道“我們算朋友嗎?”

“當然算了,共渡過生死,我還接引你入門,這些情分加在一起還算不上朋友么?”龍姬看著季遼的模樣,難得露出一抹俏皮的意味說了一句。

季遼想了想,把符箓收進儲物袋,向著龍姬走去,走至近前與龍姬對面而立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找我何事?若是教訓我的話那就免了,在下在修煉一事上自有分寸?!?/p>

龍姬雖然露出與以往截然相反的模樣,可季遼卻對龍姬沒什么感覺,他與龍姬的恩怨是不可能用一兩句話就能和解的。

“怎么?不請我進去坐坐?”龍姬像是沒聽到季的脾性,斷然不會輕易放棄,也斷然不會等的,之是盼望著一切都是猜想吧。

這要是在幾個月前,他們也不會如此焦頭爛額。只是現在,他們攤上事了,騎虎難下的感覺。

第二天,洛戰天早早的去準備,興高采烈的去上朝,看著那些大臣,洛戰天也順眼了很多,畢竟現在他孫子走了正道,洛家有希望了。

朝堂之上,行完跪拜禮后,那些人開始上奏則議事,那些大臣好像有說不完的話,站在最前面的洛戰天簡直快瘋了,這些書呆子真煩人,毀了他的好心情。

好不容易等這些事處理完了,贏天子剛要宣布退朝,洛戰天趕緊說道

“臣有本啟奏!”

“洛愛卿有何要事,快說來聽聽”贏天子說道,但是在洛戰天開口以后,他就后悔問了。

“臣知陛下有一愛女,陛下視為掌上明珠,老臣膝下有一個孫兒,為人十分正派,有些我洛家男兒的氣魄,如今老臣年邁,但是不忍我洛家無后,所以老臣請求陛下賜婚,將公主下嫁我洛家,日后我洛家竭力為陛下分憂!”洛戰天朗聲說道。

聽洛戰天說完這些,朝堂上一陣寂靜,連平時最愛湊熱鬧的唐世民,唐大侯爺都不說話了,只聽贏天子說道

“我們先退朝,洛老元帥隨我入偏殿再議”

說罷,眾位大臣離去,洛戰天也知道,這事沒戲了,碰了一鼻子灰,但是贏天子發話了,只好跟著他去了偏殿,剛入殿門,贏天子就把身邊的侍衛調走了,對著洛戰天說道

“老叔叔,你也是知道,我老來得女,這也是我唯一的公主,不是我不想許配給洛家,而是我真的不舍,我那小女今年才剛滿十六,我暫時沒有想讓他出嫁,而且你那孫兒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實在不忍心把我這個小女兒推向火坑啊”贏天子看著洛戰天懇切的說道。

洛戰天也是無奈,只好說一句罷了,既然都說到這個份上,他也不能強人所難,雖說是實話,但是還是傷到了洛戰天的心,讓他心寒啊。

這要是在十年前,他洛家鼎盛時,就算洛崖再紈绔十倍,贏天子恐怕也會讓他嫁入洛家,但是現在,人走茶涼,人心不古,這也是他洛戰天心里埋怨的地方,他一家都奉獻給了天香,可是到頭來換到了什么。

看著洛戰天失落的樣子,那些大臣里有的欣喜,有的替他著急,比如唐老侯爺,當年唐老侯爺與洛戰天一同當兵,那可是一起扛過槍,一起打過仗的,走到洛戰天身邊安慰一番,還有那獨孤搏,竟然走到洛戰天身邊嘲諷著安慰,這方式挺奇特。

獨孤搏回到家那是樂呵的一路,難道他這個老兄弟也有這種時候,但是又仔細一想,卻又擔憂了起來,端起杯子一飲而盡,坐在椅子上嘆氣。

“爺爺,你怎么了,老嘆氣,是誰惹你生氣了嗎?你告訴孫兒,我幫你教訓他”

聞聲,老爺子的不開心也好了大半,來的人正是獨孤小藝,獨孤搏說道

“沒誰惹我生氣,就你的嘴甜,”獨孤搏說道。

“那為何嘆氣?”獨孤小藝好奇的問道。

“哼!還不是洛戰天那個老東西!”

“洛爺爺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”獨孤小藝趕緊問道

“他今日去朝堂提親,想讓他那孫兒娶皇室的那位小公主,結果碰了一鼻子灰”獨孤搏說道。

聽到提親二字,獨孤小藝的心咯噔一下子,問道

“爺爺,那結果呢?”

“當然是沒成功嘍,他家那個小子,誰家的女娃敢嫁,小藝你可要離那個小子遠點”獨孤搏連忙說道。

獨孤小藝聽到這,不知為何,心中的那口氣就不堵了,說道

“爺爺,我知道了,小藝會記住的!”隨后燦然一笑,嘴上的酒窩顯現出來,極為可愛!

“不過呀,今日有人賜婚成功了”獨孤搏說道。

“誰,是誰呀,爺爺”獨孤小藝急忙問道。

“你個女孩子家家,問這些干什么”獨孤搏說道。

“我的好爺爺,不還是你起的頭嘛,孫兒好奇,你快說說嘛!”獨孤小藝撒嬌的說道,獨孤搏也招架不住,這就說明,會撒嬌的女人就是好命。

“唐家那個小子,叫什么,唐元,皇上賜婚,把牧家的那個大女兒許配給了他”獨孤搏說道。

獨孤小藝走出門去,淡淡的說道,“其實他也沒有那么壞吧!”隨后一笑,就離開了。

(畫外音: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,唐胖子你也有今天,婚姻啊,唐元你的墳墓已到賬,請簽收。)

”葉開道:“很可能?!倍§`琳塞,朵顏衛掠其四人。部長通漢

“這......哪里?知覺......感受不到,黑......只剩下的是黑暗,在橋木上走,然后、然后被砸,空白?!?/p>

  黑暗的空間,他,飄蕩著。這里沒有時間,也沒有空間,如同進入黑洞,到達某個未知領域。視覺,一切依舊黑暗,聽覺,靜得可怕,聽不到一絲聲音,寂寞和孤獨油然而生。但他很享受現在的時刻,因為又和老朋友相遇。

  不知何時,一扇光門闖進這個幽靜的地方。

  門是由古木制成,卻能散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。金色光芒與這里的黑暗格格不入,似不共戴天的仇人,兩者不斷纏綿,互相吞噬,凡是交接處都形成團混濁的暈,勝負一時難分。

  幾秒過后,門開了,濃稠如潮洪的赤金色的光瘋涌而出,黑暗瞬間被擊潰,紛紛逃離。隨后門口處生成個旋渦,強大的吸力把他直接吸了進去。

  他緩慢地睜開雙眼,只見四周白茫茫一片。再看向自己半透狀的身軀,他沒有感到太大驚訝,因為他早已覺得自己死了。在那黑暗的世界里,自己沒有任何知覺,但能感受到時間,約過了八九天。至于現在,如果是在做夢,這太真實了,因此他定認自己死了。

  “林坷天,你醒了?!币簧硢÷暡?知從何傳來,消失后有團濃霧在林坷天身前聚集,之后化為個身穿純白色長袍的老人。

  林坷天站起來,說:“您應該是老天爺吧,我知道自己已經死了,這我可以接受,但我想知道我死于什么,當時我沒有反應過來?!?/p>

  老人的臉上多了份驚訝,沒想到這孩子還看得挺開,他呵呵笑道:“這一切由天注定,你不必放在心上?!?/p>

  林坷天嘆了口氣,“是嗎?!?/p>

  “生死常理,你不必如此氣餒,我看你死得如此不幸,而且恰好是第三百億個死去的人,為了祝賀你死去,不,那個......反正,我要給你一次抽獎的機會,你一定要抽哦?!?/p>

  老人尚開雙手,頓時有三個透明的水晶球成列出現河北之地,當真還容你們似今日這般快活嗎?”

“???咳咳!”顯然對面的人被狠狠嗆了一口。

“善哉,善哉!如此,老衲就代智清師兄謝過劉學士了。這是他們的些許心意,還請學士笑納。不過如今,老衲卻要再聽聽師師姑娘的琴音才對?!?/p>

“劉學士朝夕為國,不勝苦勞。今晚就在此船與師師姑娘聯訣夜話如何?

呵呵,呵呵,大師也留下清修一二,不必操心那些瑣碎事情。

小乙兄弟,你也勸勸那師師姑娘,不要那般清高臉色嘛??傊清X能擺平的事情,戴某今兒都給她擺平了!”

“咳咳,戴兄弟喝多了。劉學士勿要見怪,只是這江南卻又該如何個去法?”

“自然不能全去的,朝廷自有法度在此。據某家所知,朝廷的案底,這梁山水泊上,宋公明并非第一個人。此外,你們那些兄弟中,也確有幾個不太妥當的人。

至于哪些人,卻要你們自家去籌劃。祝家莊的事,東平府的事,總要有人出來交代的?!?/p>

“若是如此,吳某曉得了。此事定當稟報公明哥哥知曉?!?/p>

“三位不要看劉學士今日清凈,可他不日就要去查訪兩浙吏治的。朝廷的規矩,向來按察某地,總要為官某處的。所以啊,你們就安心去江南聽那姑蘇城外的鐘聲吧。

這一說起那寒山寺,老衲也是神往,嗚嗚,嗚嗚,,,”

卻有女子唔吟聲音浪蕩吐出,似乎堵住了那高僧的嘴巴,半天才透出口氣來。和尚哈哈大笑,“看來老衲今日這副皮囊,又該流落紅塵清修了?!?/p>

“劉學士,我家師師姐今日身體不豫,實在抱歉。小乙今日特約了芊芊姑娘侍奉學士,這枚金子卻是師師姐的謝儀,算做賠罪意思?!?/p>

“哈哈,哈哈,劉學士當真好皮囊啊。老衲只聽說嫖妓要花錢的,卻第一次看見收錢的嫖客!”那個和尚的興致越來越高漲起來,連連打趣那位劉學士。

“如此,咱們就別再辜負春光了?!蹦莻€劉學士也是干笑兩聲,不以為意。

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《做兒子的本分!》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啦啦啦在线观看免费视频6_亚洲综合色国产精品_chinesevideofree国语_野花视频在线观看最新6